藜茗

沦陷全职,月歌坑,欢迎勾搭!
偶尔涂鸦,画风离奇
积极产粮,杂食党,专产喻黄,喻周,偶尔全员向
努力挖坑,望有生之年填完!
写文,自己开心就好,哪怕没人看
脑洞巨大,zz的文手,小学文笔,感谢不嫌弃❤

夏日晴空01

又是一个新坑……我的坑有点多啊……真的不知道有生之年填的完不了【扶额】

主cp是[周叶][喻黄][双花]

附带有一些被设定为亲友组的[韩叶][周江][闺蜜组][喻王]

ooc预警,私设

高能预警一下后面剧情需要会有打乱的时候,不过最后兜兜转转还是会在一起的!信我【感觉我这种专撒玻璃渣的人说这话不太可信,咳咳】刚开篇写的有点懒散后面会加强一下,谢谢阅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教学楼外,撒满的是一张张试卷。那是对自己三年高中生活的宣泄,也是解放的暗示。三年时光不短不长,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悔的青春,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拼搏的汗水,对于一些人来说则是离别的伤感。但不管最后如何,收拾好了一切东西,准备各奔东西。

“唉我说啊,今天大家都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,好像离开以后不能再见一样,还有还有,今天居然装了信号干涉器,我想上网打游戏都不行了,真是烦死了。唉你们有听我说话吗??有吗有吗有吗?”

这位说着话的少年的旁边两个人,都一脸无奈地听着他诉说。虽然这对于他们来说早已熟悉不过,可是……还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折磨。

“黄大少爷,你少说两句吧,今天我们搬东西已经够累的了,可不想耳朵也累着。”其中一位少年终于忍不住说出来。

“是啊……你就放过我们的耳朵吧。”另一个人跟着附议。

“你们两个家伙!还说是朋友呢?朋友不是该互相倾听对方的诉说吗?!我说……”黄少天突然停下来,摸了摸自己的脸,湿湿的,“居然这个时候下雨?我的伞好像落在教室了,你们先走我去拿伞!”

黄少天急急忙忙地往回跑,剩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叹了口气后离开了学校。

“人都走光了,课室会不会已经锁上了门?”黄少天小声嘀咕着,加快了脚步往课室走去。

“咦?”令他意外的是,课室不但没有锁,角落里还有一个人坐在那里,静静的看着窗外。

黄少天走近,发现是自己班上高三上学期转来的同学,喻文州。他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刻,他只知道他对人都很好,总是一副笑脸盈盈的样子,没怎么看过他发脾气,其他的就不是很清楚了。

“你怎么还没走?难道是没带伞吗?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和你一起撑一把伞。现在天色不早了,早点回家好啊。”黄少天晃了晃手中的雨伞,看着眼前的人。

“……嗯,麻烦你了。”喻文州看到来人时稍微皱了皱眉,而后又恢复平常的笑容。

真是个奇怪的人……黄少天自然注意到他刚刚的表情,在心里默默地想着,但也只认为是因为不熟悉才会这样。

“对了,你想好报什么学校了吗?我和你说,我报了荣耀大学,那间学校可抢手了,很多人抢着报名的。”黄少天这人很自来熟,对谁都能聊起话题,有时哪怕没人和自己说话,也能一个人自言自语。

“和你一样。”喻文州对于他的性格还算一知半解,也不想扫别人兴趣,便随口说点什么打发了他。

“这么巧?那我们说不定以后有机会一间大学啊!到时候可就请多多指教了。”

“嗯,多多指教。”喻文州轻笑着点点头。

荣耀大学,是目前关注热度最高的大学之一,位于一线城市,占地面积较大,拥有先进的设备,优质的师资,学校环境优美。而它的开放性与创新性更是吸引众人报读的原因,因此每年一到毕业季,来观看与报名的人数自然很多。

(荣耀大学的歌剧社团活动室内)

“学长,今天辛苦你了,剧本已经写的差不多了,就差人了。”一个女生捧着一本笔记本,不停翻动着。

“过几天新生就会来看学校,到时候找人也不急。”一个慵懒的声音回答着。

“学,学长,不能在这吸烟啊,万一被纪检委员发现就……”女生显得有些慌张,想阻止他的行为却又因为是自己的前辈而不敢。

“没事,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那人摆了摆手,将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的烟盒打开,用三根手指从烟盒中掐出一支烟来,再慢悠悠把打火机拨出跳动的火苗,然后点燃一支细长的烟。

“好……好吧,学长我先出去了。”女生微微鞠躬后离开了,只剩下那人静静地坐在那。

他坐在那儿很悠闲的样子,半眯着眼睛,时而深深地吸上一口,再把嘴唇向上一卷,吐出一个个烟圈儿,那些烟圈儿打着旋儿,烟雾屡屡上升,慢慢地又散开了。

“叩叩”

有人在敲门,他也懒得起身去开,便喊了声让人自个进来。

来人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烟味,皱起了眉头。

“叶修,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学校吸烟。”来人伸手掐掉了他的烟,扔在地上并踩了几脚。

“哟,老韩你也干起这行来了?进纪检部了还是他们委托你?”叶修起身,拍了拍些许掉落在衣服上的烟灰。

“你好自为之,再这样下去,迟早出事。”韩文清扔下这句话,重重地关上门走了。

“呵,这脾气倔的。”叶修摇摇头,双手插进兜里,往门口一步一步走去。

雨依然在下着,街上的行人都匆匆路过,只有一个人慢慢地走在路上,时不时看看周围有没有人。趁没人的时候就转了转雨伞,看着雨水四处飞溅而乐着。

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,那人拿出手机一看,是一条短信,内容是[小周,今天下雨了,出门有带伞吗?]

周泽楷想了一会,打了几个字回复过去。

[有,谢谢江]

江波涛在另外一头看着手机,呼出一口气。现在他搬了家,和周泽楷不是一个城市。而周泽楷平时话也比较少,经常被人误会,他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,总是会为了日常的小事打电话或是发短信过去。

天色渐渐暗了,雨也变小了。经历过高考后的他们虽然激昂亢奋的玩了一天,但也已经疲倦不堪,各自在ktv门前散了,回家休息。

“下次再约啊!张佳乐”那班人冲着他喊话。

“好勒,下回继续!”张佳乐摆摆手,示意再见。

张佳乐小声哼着歌谣,独自一人撑着伞回去了。街上的行人不多,灯光照明着街道。他正想掏出手机发短信时,去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才记起今天自己出门的时候急,把手机落在家里了。

“算了,反正大孙他独立能力这么强,也是瞎操心。今天可是累坏了,早点回家休息去。”张佳乐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,自言自语着。

(张佳乐的房间内)

桌面上摆放的一部手机,手机震动了一下,屏幕亮了起来,是一条未读信息。

[我回来了]

评论(4)

热度(18)